香囊——香文化的一朵奇葩

添加时间:2018-11-13 09:10:54   浏览次数: 次    【 】   打印   关闭窗口

 在我眼里,绣香囊历来都是淑女们干的活,男人不必为了学香艺而煞费苦心地去穿针引线。乔木森老师不然,他以为,绣香囊也可以让心沉淀下来,磨掉烦心事儿,穿针引线还可以锻男人的耐力和培养男人的细心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出于好奇,我居然也拿起一针一线绣起了香囊,在乔老师的不停的点拨下,一种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的休闲画面跃然眼前。几根丝线,颜色不一,在一个紧绷绣箍中上下穿梭,在淡淡的沉香紫氤氲中,便有一种无限遐思。香囊是把玩之物,透出的也是一种审美,不能不说也是一种文化的倾诉。一根绣花线,独绣得神,悠然穿之,一种把玩,一种深沉,一种逸致,一种乐趣。谁能说,这是女人的专利呢?
 
 
 
 
 
 
 
香囊,古已有之。因佩戴在身,又称“佩香”,也称“佩帏”。但也有个不太愿意写的名字叫“容臭”。这里的“臭”(念xiù)非“臭”(chòu),是读音上的区别,指“气味”。古人有“左佩刀,右备容臭”表述(明· 宋濂《送东阳马生序》),说明香囊在男人身上是佩戴在右侧的。民间叫法甚多,如香袋、香包、香缨、香球、佩帏、荷包、香荷包、麝幐、耍活子,搐搐、锦囊、锦香袋、香袋儿等等。香囊通常是用刺绣布、丝织品制成囊状,使用时在囊中放置各种花粉、干燥花或带有香气的药材,以及香丸、精油等,以利于“却有馀薰在绣囊”嗅趣。囊中之香可随意放置,达官贵人喜用名贵之香,大众百姓多用花草之香,香的价值不一,诗人陆游就有“室无摩诘持花女,囊有娑婆等价香”之说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早在屈原的那个年代有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”的记录,说明当时在香囊中放置秋兰蕙草。古人所描写的“九日茱萸作佩囊”,说明香囊里放置的艾草类的植物;“今来何用紫罗囊”,说明在香囊中放置紫罗兰花草。“香囊高挂任氤氲”,古人除了腰间佩香,还可以挂于室内让其“紫锦红囊香满风”般自然散发香气。
 
 
 
古代香囊还有一最大的用处就是挂在床帐内,如《全唐诗》中就有“帐中长下著香囊”的描写;“屈曲屏风绕象床,萎蕤翠帐缀香囊”,当年唐代王琚描写带有挂坠、布满镂空花纹的精致香囊挂在床边的情景;越剧《孔雀东南飞》就有“红罗帐垂香囊”的唱段。另有一种香囊为“银囊带火悬”的金属香球制品,需要炭烧,古人玩香时揣入怀中,即“结锦香囊于怀”,即可暖身,又可熏衣,一举两得。由于这类香囊是以燃香为主,故这种镂花金属香囊内机关巧设,需要不断更换香料,不然就会“香囊火死香气少”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传统上佩戴香囊之说,有安神、药用、避瘟疫之效以及用作情侣信物,而如今对于古人所说“红绶带,锦香囊”的理解,多半是为了美观,至于内置何香?有何作用?基本上无人关心。挂颈为美者有之,小提包悬挂者有之,时尚双肩挎包上悬挂者有之,轿车驾室挡风玻璃前悬挂者有之,甚至就连手机链上点缀者也有之……这些大多是为了一个“爱美之心”,俗称“喜欢”,这也说明古今香囊用法大有不同。
 
 
 
 
 
香囊是香文化中的一朵奇葩。五颜六色的香囊带着一种神秘、浪漫色彩;带着一种典雅、高贵之美。闲暇之余,不妨也试试看,穿针引线制作一下属于自己香囊,一种逸致和乐趣尽在其中。
 
(舒曼老师原载于新浪博客)

上一篇:静坐一炉香,万事可思量  下一篇:阴霾天,不妨点一支空气卫生香熏屋
回顶部
1,"投资者保护?明规则、识风险"案例——尊师重道有方法 勿以"内幕"报师恩
2, 远离和抵制各种非法证券活动,保护个人和家庭财产安全
3,河北证监局提醒您:一定要彻底打消"天上掉馅饼"的幻想
4,认清非法集资面目,自觉远离和抵制非法集资
发财一肖一码